<label id="jupme"></label>

  • <var id="jupme"><rt id="jupme"></rt></var>
  • <label id="jupme"></label>
    <code id="jupme"></code>
    
    
    <var id="jupme"><rt id="jupme"><small id="jupme"></small></rt></var>

        伏爾加河上的"大風車"

          烏里揚諾夫斯克市位于俄羅斯莫斯科東南方向800余公里處,坐落在伏爾加河流域肥沃的黑土地上。幾個世紀以來,這座安靜美麗的小城孕育了無數英才,其中就包括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列寧。

          離開城區,跨過帝國大橋,行走在伏爾加河畔,映入眼簾的是十余臺巨大的風力發電機組,它們與靜謐流淌的伏爾加河一起,構成了一道壯麗的風景。這是由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有限公司參與承建并主機供貨的俄羅斯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也是俄羅斯第一個規模性開發的風電項目。

          面對國內市場的壓力,電力企業紛紛打響"兩海戰略",即加大力度進軍海上風電和海外市場。東方電氣也不例外。

          "在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初期,隨著經濟的發展,電力消費會同比例增長,但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就會出現一個拐點,電力消費跟經濟發展不再同比例增長,在我們國家,這個拐點早已出現了。"東方電氣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鄒磊日前在接受《英才》采訪時說,"這是電力行業發展的一個客觀規律,企業必須去適應。"

          澆筑風電"引擎"

          隨著用電增速的下降,國內市場對于發電設備的需求逐年變小,電氣設備供應企業的生產能力從飽和變成了過剩。國內三大電氣巨頭之一的哈爾濱電氣集團在最近兩個財年里連續出現凈利潤跌幅超過50%的窘境。據其2018年業績公告,凈利潤同比下滑幅度高達63.28%。哈電集團董事長斯澤夫在年2019年兩會期間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哈電面臨的是生存的挑戰。"

          國際市場上,握有全球發電市場主要份額的歐美日企業紛紛陷入歷史性的巨虧和困境當中。2017年12月8日,GE宣布將在全球電力業務中裁員12000人。而在此之前,另一家行業巨頭西門子已經在同年11月宣布裁員超過6000人。2018年5月,西門子更是宣布暫時關閉全球各地的發電和天然氣業務據點。

          在全球能源變革的背景下,電氣設備廠商的發展空間在哪里?

          東方電氣的表現似乎與同行的普遍情況大相徑庭:2016年,東方電氣虧損近18億元。經歷一段低潮后,于2017年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6.7億元,是哈爾濱電氣的四倍。2018年,集團實現凈利潤11.3億元,較上年調整前數據增長67.71%。

          在國內,火電發展遇到瓶頸;水電項目接近飽和;核電發展速度放緩,為扭轉頹勢,東方電氣將發力點放在了風電業務板塊。

          2019年1月24日,東方電氣向其全資附屬公司、風電業務的運營平臺--東方電氣風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風電")新增加注冊資本金10億元以推進新產品研發,提升市場競爭能力。就技術發展而言,東方電氣走的更多是自主研發道路。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公司研發人員數量為3754人,占公司總人數的21.32%。近一年投入的研發投入合計約16億元。

          在大量資金和人力的投入下,東方電氣的風電新產品研發加速,涵蓋目前國際上主流的雙饋與直驅兩大流派機型,機組功率包含從1.5至10MW的多個容量等級。2018年報告期內,東方電氣8MW海上機組完成施工設計;7MW 抗臺風海上風電機組進入零部件制造階段;首個智慧風場系統投入運行;4MW陸上風機、5MW海上機組均實現批量訂貨;獲國內首張、全球第二張10兆瓦等級海上風電機組IEC設計認證證書。

          東方電氣海外市場業務負責人說:"我們整個集團現在都是在大力發展風電。"

          然而,國內公司競爭殘酷,有些質量很好但成本高的產品會在"價格戰"中遭到淘汰。

          該負責人坦言,國內以前大多是低價中標,不利于同行的長遠發展。"走出去"是一個可能的突破口。"歐洲地區相對更注重技術帶來的經濟性,對中標價格敏感度不像國內這么高。希望把風電帶到國際市場進行競爭,一方面打開國際市場,另一方面通過國際市場的歷練提升項目整體水平。"

          緣起瑞典,落子伏爾加河

          2016年,東方電氣簽訂俄羅斯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繼參與印度、瑞典、古巴、埃塞俄比亞風電項目后,由東方電氣自主研發的2.5兆瓦直驅風機為代表的中國風電成套設備首次進入俄羅斯風電市場。

          這些風車的單只葉片長53.8米,風電塔筒有100米高,相當于33層樓房。每臺機組的發電量是2.5兆瓦,14臺機組一共35兆瓦,一個小時額定負載可以發出35000度電,滿足5000個家庭用戶的用電量。

          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是由東方電氣與江蘇蘇美達成套設備工程有限公司共同參與承建的,包括設備的設計、供貨、運輸、安裝、調試等環節。14臺風電機組設備從上海港出發,海運到俄羅斯羅斯托夫阿佐夫港口,經伏爾加河運到烏里揚諾夫斯克的施工現場。一臺風力發電機組,三個葉輪重達63噸,加上機艙、發電機和五段塔筒,整個重量加起來超過420噸。

          央視《遠方的家》攝制組曾來到這里探訪風電項目現場,在節目中,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的現場負責人、蘇美達公司的唐銀超介紹,一臺風電塔筒分為五節,使用700噸的履帶吊車把它們一節一節吊上去。整個吊裝工期需要花費3至5天。一旦風速超過每秒八米,也就是四級以上,就會給安裝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

          然而,施工現場毗鄰伏爾加河,冬季濕冷嚴寒,夏季高溫暴曬,風力往往在八級以上,所以安裝施工不僅要和天氣搶進度,還要和風力搶時間。

          14套風力發電機組安裝完畢后,兩百多人的施工大部隊就撤離了,留下了十幾名工人駐守,他們負責后續的完善工作,包括業主方工作人員的培訓以及質保期內的運行維護服務,平時還要定期爬上塔筒進行維護。

          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的業主方是歐洲著名跨國能源集團富騰公司。事實上,富騰公司和東方電氣的合作起源于瑞典的布萊肯項目。該項目是迄今中國企業在瑞典獲得的最大風電項目訂單,是歐洲最大的陸上風電場之一。

          瑞典布萊肯項目一期和二期工程選用了德國制造商提供的產品,而三期、四期確定東方電氣為供貨商。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是雙方繼瑞典布萊肯三、四期后的第三次合作。

          發電設備是一個全球競爭市場,各個國家在采購發電設備時,都會對各大廠商的產品進行參照對比。瑞典布萊肯風電項目三期的時候,業主在全球對30臺風機進行招標。東方電氣也發起了投標申請。但在當時,東方電氣2.5兆瓦的風電機組還沒有批量投運,只裝了一部分機。

          相關業內人士回憶,業主對風電機組的設計、生產基地,甚至供應商進行了從頭到尾的考察,認為東方電氣擁有一定的技術優勢。以葉片為例,很多公司需要外購,而東方電氣的葉片研發是和整機一起進行的,能夠保證整機最佳的性能匹配。

          此外,瑞典布萊肯地區一年低于零下二十度的時間大約有300小時,冰凍期5個月。在這種氣候環境中,葉片會結很厚的一層冰,如果沒有有效的除冰解決方案,機組在冰凍期就會完全處于停運狀態。針對這一情況,東方電氣研發了獨特的除冰功能。每臺機組的葉片上都裝有加溫融冰裝置,一旦溫度過低,加溫裝置便會自動開啟,融化冰雪。該系統能夠幫助客戶有效的利用冰凍期的風力資源,保證機組的性能及安全,給業主帶來更大的經濟效益。

          經過數次考察和內部評估后,業主對東方電氣的裝備實力建立了信心。2014年、2016年,富騰公司與東方電氣連續簽訂了瑞典布萊肯三期和四期風電設備供貨及安裝合同,批量成套出口北歐市場。

          這是迄今為止,中國企業在瑞典獲得的最大風電項目訂單。

          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業主方富騰公司的經理阿列克謝在節目中說起和東方電氣的合作時指出,瑞典的布萊肯項目實實在在地展示了東方電氣所生產的設備及其提供的服務,符合所有的歐洲技術要求。同時,對于東方電氣的專業、高效也表示滿意。

          這是一場對自己的體檢

          截至目前,東方電氣在瑞典已提供了39臺2.5兆瓦的風機,也是行業里第一個獲得瑞典環境署認可的風電設備制造商。

          與此同時,該負責人認為,與諸如GE、Vestas等一流的風電設備商相比,中國整機商在國際市場上仍然還有一定距離,主要體現在國際品牌影響力較弱;在海外一些還沒有去過的國家和地區,仍欠缺經驗。

          歐洲是風電的發源地,已經形成了一套較為完整的技術標準,在海外執行項目,也是對自身技術的"體檢"。瑞典業主在實地考察就風電的人機友好界面設計、安全防護等細節問題上都給了東方電氣諸多建議。此外,海外項目通常要經過國際權威第三方的評估和認證,無論是研發、制造還是生產環節,第三方會評估哪些符合標準、哪些不符合,需要改進,這對國內企業的海外履約能力提升起到一定促進作用。在項目執行過程中,一批專業人才也漸漸得以培養起來。經過實地歷練,從業人員對當地的標準、特殊要求,甚至喜好都非常熟悉,這為后期新項目的開發奠定了一定基礎。

          海外業務的成功拓展對國內業務的發展也有直接的影響。由于歐洲是很大的標桿風場,國內業主會認為,既然能在歐洲的風電發源地做得這么好,在國內可能會更好,所以海外項目也帶動了國內的銷售業績提升。

          憑借著"一帶一路"搭建的平臺,越來越多的中國投資商活躍在海外市場,包括五大發電集團。國家在鼓勵設備出口方面出臺了一些優惠政策,并不定期舉辦設備制造企業和海外同行的交流活動,助力國內企業提升在國外的影響力。

        關鍵詞: 區塊鏈, 風電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www.at979.com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伏爾加河上的"大風車"

        發布時間:2019-06-24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烏里揚諾夫斯克市位于俄羅斯莫斯科東南方向800余公里處,坐落在伏爾加河流域肥沃的黑土地上。幾個世紀以來,這座安靜美麗的小城孕育了無數英才,其中就包括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列寧。

          離開城區,跨過帝國大橋,行走在伏爾加河畔,映入眼簾的是十余臺巨大的風力發電機組,它們與靜謐流淌的伏爾加河一起,構成了一道壯麗的風景。這是由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有限公司參與承建并主機供貨的俄羅斯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也是俄羅斯第一個規模性開發的風電項目。

          面對國內市場的壓力,電力企業紛紛打響"兩海戰略",即加大力度進軍海上風電和海外市場。東方電氣也不例外。

          "在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初期,隨著經濟的發展,電力消費會同比例增長,但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就會出現一個拐點,電力消費跟經濟發展不再同比例增長,在我們國家,這個拐點早已出現了。"東方電氣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鄒磊日前在接受《英才》采訪時說,"這是電力行業發展的一個客觀規律,企業必須去適應。"

          澆筑風電"引擎"

          隨著用電增速的下降,國內市場對于發電設備的需求逐年變小,電氣設備供應企業的生產能力從飽和變成了過剩。國內三大電氣巨頭之一的哈爾濱電氣集團在最近兩個財年里連續出現凈利潤跌幅超過50%的窘境。據其2018年業績公告,凈利潤同比下滑幅度高達63.28%。哈電集團董事長斯澤夫在年2019年兩會期間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哈電面臨的是生存的挑戰。"

          國際市場上,握有全球發電市場主要份額的歐美日企業紛紛陷入歷史性的巨虧和困境當中。2017年12月8日,GE宣布將在全球電力業務中裁員12000人。而在此之前,另一家行業巨頭西門子已經在同年11月宣布裁員超過6000人。2018年5月,西門子更是宣布暫時關閉全球各地的發電和天然氣業務據點。

          在全球能源變革的背景下,電氣設備廠商的發展空間在哪里?

          東方電氣的表現似乎與同行的普遍情況大相徑庭:2016年,東方電氣虧損近18億元。經歷一段低潮后,于2017年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6.7億元,是哈爾濱電氣的四倍。2018年,集團實現凈利潤11.3億元,較上年調整前數據增長67.71%。

          在國內,火電發展遇到瓶頸;水電項目接近飽和;核電發展速度放緩,為扭轉頹勢,東方電氣將發力點放在了風電業務板塊。

          2019年1月24日,東方電氣向其全資附屬公司、風電業務的運營平臺--東方電氣風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風電")新增加注冊資本金10億元以推進新產品研發,提升市場競爭能力。就技術發展而言,東方電氣走的更多是自主研發道路。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公司研發人員數量為3754人,占公司總人數的21.32%。近一年投入的研發投入合計約16億元。

          在大量資金和人力的投入下,東方電氣的風電新產品研發加速,涵蓋目前國際上主流的雙饋與直驅兩大流派機型,機組功率包含從1.5至10MW的多個容量等級。2018年報告期內,東方電氣8MW海上機組完成施工設計;7MW 抗臺風海上風電機組進入零部件制造階段;首個智慧風場系統投入運行;4MW陸上風機、5MW海上機組均實現批量訂貨;獲國內首張、全球第二張10兆瓦等級海上風電機組IEC設計認證證書。

          東方電氣海外市場業務負責人說:"我們整個集團現在都是在大力發展風電。"

          然而,國內公司競爭殘酷,有些質量很好但成本高的產品會在"價格戰"中遭到淘汰。

          該負責人坦言,國內以前大多是低價中標,不利于同行的長遠發展。"走出去"是一個可能的突破口。"歐洲地區相對更注重技術帶來的經濟性,對中標價格敏感度不像國內這么高。希望把風電帶到國際市場進行競爭,一方面打開國際市場,另一方面通過國際市場的歷練提升項目整體水平。"

          緣起瑞典,落子伏爾加河

          2016年,東方電氣簽訂俄羅斯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繼參與印度、瑞典、古巴、埃塞俄比亞風電項目后,由東方電氣自主研發的2.5兆瓦直驅風機為代表的中國風電成套設備首次進入俄羅斯風電市場。

          這些風車的單只葉片長53.8米,風電塔筒有100米高,相當于33層樓房。每臺機組的發電量是2.5兆瓦,14臺機組一共35兆瓦,一個小時額定負載可以發出35000度電,滿足5000個家庭用戶的用電量。

          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是由東方電氣與江蘇蘇美達成套設備工程有限公司共同參與承建的,包括設備的設計、供貨、運輸、安裝、調試等環節。14臺風電機組設備從上海港出發,海運到俄羅斯羅斯托夫阿佐夫港口,經伏爾加河運到烏里揚諾夫斯克的施工現場。一臺風力發電機組,三個葉輪重達63噸,加上機艙、發電機和五段塔筒,整個重量加起來超過420噸。

          央視《遠方的家》攝制組曾來到這里探訪風電項目現場,在節目中,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的現場負責人、蘇美達公司的唐銀超介紹,一臺風電塔筒分為五節,使用700噸的履帶吊車把它們一節一節吊上去。整個吊裝工期需要花費3至5天。一旦風速超過每秒八米,也就是四級以上,就會給安裝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

          然而,施工現場毗鄰伏爾加河,冬季濕冷嚴寒,夏季高溫暴曬,風力往往在八級以上,所以安裝施工不僅要和天氣搶進度,還要和風力搶時間。

          14套風力發電機組安裝完畢后,兩百多人的施工大部隊就撤離了,留下了十幾名工人駐守,他們負責后續的完善工作,包括業主方工作人員的培訓以及質保期內的運行維護服務,平時還要定期爬上塔筒進行維護。

          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的業主方是歐洲著名跨國能源集團富騰公司。事實上,富騰公司和東方電氣的合作起源于瑞典的布萊肯項目。該項目是迄今中國企業在瑞典獲得的最大風電項目訂單,是歐洲最大的陸上風電場之一。

          瑞典布萊肯項目一期和二期工程選用了德國制造商提供的產品,而三期、四期確定東方電氣為供貨商。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是雙方繼瑞典布萊肯三、四期后的第三次合作。

          發電設備是一個全球競爭市場,各個國家在采購發電設備時,都會對各大廠商的產品進行參照對比。瑞典布萊肯風電項目三期的時候,業主在全球對30臺風機進行招標。東方電氣也發起了投標申請。但在當時,東方電氣2.5兆瓦的風電機組還沒有批量投運,只裝了一部分機。

          相關業內人士回憶,業主對風電機組的設計、生產基地,甚至供應商進行了從頭到尾的考察,認為東方電氣擁有一定的技術優勢。以葉片為例,很多公司需要外購,而東方電氣的葉片研發是和整機一起進行的,能夠保證整機最佳的性能匹配。

          此外,瑞典布萊肯地區一年低于零下二十度的時間大約有300小時,冰凍期5個月。在這種氣候環境中,葉片會結很厚的一層冰,如果沒有有效的除冰解決方案,機組在冰凍期就會完全處于停運狀態。針對這一情況,東方電氣研發了獨特的除冰功能。每臺機組的葉片上都裝有加溫融冰裝置,一旦溫度過低,加溫裝置便會自動開啟,融化冰雪。該系統能夠幫助客戶有效的利用冰凍期的風力資源,保證機組的性能及安全,給業主帶來更大的經濟效益。

          經過數次考察和內部評估后,業主對東方電氣的裝備實力建立了信心。2014年、2016年,富騰公司與東方電氣連續簽訂了瑞典布萊肯三期和四期風電設備供貨及安裝合同,批量成套出口北歐市場。

          這是迄今為止,中國企業在瑞典獲得的最大風電項目訂單。

          烏里揚諾夫斯克風電項目業主方富騰公司的經理阿列克謝在節目中說起和東方電氣的合作時指出,瑞典的布萊肯項目實實在在地展示了東方電氣所生產的設備及其提供的服務,符合所有的歐洲技術要求。同時,對于東方電氣的專業、高效也表示滿意。

          這是一場對自己的體檢

          截至目前,東方電氣在瑞典已提供了39臺2.5兆瓦的風機,也是行業里第一個獲得瑞典環境署認可的風電設備制造商。

          與此同時,該負責人認為,與諸如GE、Vestas等一流的風電設備商相比,中國整機商在國際市場上仍然還有一定距離,主要體現在國際品牌影響力較弱;在海外一些還沒有去過的國家和地區,仍欠缺經驗。

          歐洲是風電的發源地,已經形成了一套較為完整的技術標準,在海外執行項目,也是對自身技術的"體檢"。瑞典業主在實地考察就風電的人機友好界面設計、安全防護等細節問題上都給了東方電氣諸多建議。此外,海外項目通常要經過國際權威第三方的評估和認證,無論是研發、制造還是生產環節,第三方會評估哪些符合標準、哪些不符合,需要改進,這對國內企業的海外履約能力提升起到一定促進作用。在項目執行過程中,一批專業人才也漸漸得以培養起來。經過實地歷練,從業人員對當地的標準、特殊要求,甚至喜好都非常熟悉,這為后期新項目的開發奠定了一定基礎。

          海外業務的成功拓展對國內業務的發展也有直接的影響。由于歐洲是很大的標桿風場,國內業主會認為,既然能在歐洲的風電發源地做得這么好,在國內可能會更好,所以海外項目也帶動了國內的銷售業績提升。

          憑借著"一帶一路"搭建的平臺,越來越多的中國投資商活躍在海外市場,包括五大發電集團。國家在鼓勵設備出口方面出臺了一些優惠政策,并不定期舉辦設備制造企業和海外同行的交流活動,助力國內企業提升在國外的影響力。

              關鍵詞:電力, 風電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爆乳中出冲田杏梨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