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jupme"></label>

  • <var id="jupme"><rt id="jupme"></rt></var>
  • <label id="jupme"></label>
    <code id="jupme"></code>
    
    
    <var id="jupme"><rt id="jupme"><small id="jupme"></small></rt></var>

        華銳風電無償受讓神州慧能30%股權

          3月5日,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公司已與神州慧能(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神州慧能)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0元價格收購其所持有的神州匯能售電有限公司30%股權。

          公告顯示,本次交易源于神州慧能售電公司2018年的年度凈利潤未能完成與華銳風電簽訂的《出資合作協議書》所約定的利潤條款,經雙方友好協商決定,華銳風電以交易價格為0元的方式,獲得神州慧能所持有的神州匯能售電有限公司30%股權。

          至此,這宗看似無償轉讓的交易,又將曾經在資本市場上風光無限,僅用3年就做到了中國第一、世界第三的產業地位,卻又在一年內“跌落神壇”甚至一度瀕臨退市的昔日千億風電巨頭——華銳風電,再次拉進了大眾視野。

          1、高樓起高樓塌

          華銳風電成立于2006年2月,是我國第一批隨著國家新能源產業而發展壯大起來的風電設備制造企業之一。注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其中大重成套出資3000萬,占股30%,新能華起、方海生惠、東方現代、西藏新盟4家機構各出資1750萬元,各占股17.5%。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新盟和東方現代這兩家機構的董事長和法人代表——尉文淵,他是上交所的創立者之一,也是中國資本市場教父級別的大佬,而東方現代背后還有另一位能人——闞治東,他是中國本土最負盛名的風投機構之一深創投的創始人。

          有了這兩大中國頂級的資本大佬的參與,華銳風電可謂“一出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此后的故事便眾所周知了,搭上了國家大力發展新能源產業的“順風車”,到2008年,華銳風電已經以22%的份額排名行業老大,并且其營業收入、凈利潤兩項指標分別比當時被擠到行業第二的金風科技高出20%和65%,在手訂單總量更是金風的3倍。

          這本來是一個產業與資本雙贏的“甜蜜故事”,鮮花、掌聲和贊譽紛沓而至,但很快,故事的劇情陡然直下,并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2011年上市成為華銳風電發展的分水嶺,上市當年,華銳風電不僅未能延續此前凈利潤猛增的勢頭,反倒是下降為5.99億元,同比下滑達79.03%。2012年、2013年,華銳風電的凈利為-5.83億元、-37.64億元。

          實際上,華銳風電的劫數是從自曝家丑開始的。2013年3月6日晚間,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經自查發現,公司2011年度財報存在會計差錯,引起證監會調查。隨后不到一周的時間內,董事長韓俊良辭去董事長職務。此后,華銳風電開始遭遇“解約門”、高層出逃、股票造假等風波。此外,股價更是從90元/股到數次跌破1元/股,甚至一度瀕臨退市。

          2、多重舉措以自救

          面對退市危機,華銳風電曾在2014年賣資產自救。

          公開信息顯示,2014年,華銳風電進行了一次重大債務重組和出售應收賬款,獲得近13億元的營業外收入,2014年華銳風電盈利約8000萬元。在此之前,2012年-2013年,其已連續兩年巨虧,面臨退市風險。但在2014年扭虧之后,華銳風電在2015年-2016年再次陷入虧損泥潭,分別虧損約為44億元、31億元,但是2017年凈利潤為1.15億元,扭虧為盈。

          令人遺憾的是,其業績“起色”的背后是新主人的出現及再次賣資產。

          根據華銳風電財報顯示,大連華銳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連重工機電設備成套有限公司對華銳風電的賠償、轉讓子公司股權等非經常性損益事項,影響金額為7.8億元。

          但只有這些僅能為華銳風電“止血”,怎樣恢復“造血功能”以謀重生是擺在華銳風電面前的最大問題。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正在興起的海上風電正好可以助華銳風電一臂之力,彼時華銳的掌舵人徐東福也認識到了這一點,為此,華銳風電計劃以海上風電為切入口重振往日雄風。

          與此同時,華銳風電還將目光投向了風電運維和數字化方向。在風電運維領域,華銳風電成立了專門的運維子公司——銳源風能技術有限公司,在積極為客戶提供質保服務的同時開拓后運維服務市場。在數字化的道路上,華銳風電建立了大數據平臺,并基于大數據平臺和借助于互聯網+的模式,開發了智慧風場和智慧風機的眾多產品。

          不可否認的是,雖然目前華銳風電已經轉虧為盈,但其仍然面臨重重困難,除了歷史遺留問題之外,還面臨著重建市場信譽、加速業務回款、處置閑置資產等問題。不過“春天”已經來臨,我們不能低估一顆曾經的王者之心。縱昔日榮光不再,但壯心不死。華銳風電“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也未可知。

        關鍵詞: 區塊鏈, 華銳風電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www.at979.com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華銳風電無償受讓神州慧能30%股權

        作者:馮優  發布時間:2019-03-08   來源:華夏能源網

          3月5日,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公司已與神州慧能(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神州慧能)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0元價格收購其所持有的神州匯能售電有限公司30%股權。

          公告顯示,本次交易源于神州慧能售電公司2018年的年度凈利潤未能完成與華銳風電簽訂的《出資合作協議書》所約定的利潤條款,經雙方友好協商決定,華銳風電以交易價格為0元的方式,獲得神州慧能所持有的神州匯能售電有限公司30%股權。

          至此,這宗看似無償轉讓的交易,又將曾經在資本市場上風光無限,僅用3年就做到了中國第一、世界第三的產業地位,卻又在一年內“跌落神壇”甚至一度瀕臨退市的昔日千億風電巨頭——華銳風電,再次拉進了大眾視野。

          1、高樓起高樓塌

          華銳風電成立于2006年2月,是我國第一批隨著國家新能源產業而發展壯大起來的風電設備制造企業之一。注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其中大重成套出資3000萬,占股30%,新能華起、方海生惠、東方現代、西藏新盟4家機構各出資1750萬元,各占股17.5%。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新盟和東方現代這兩家機構的董事長和法人代表——尉文淵,他是上交所的創立者之一,也是中國資本市場教父級別的大佬,而東方現代背后還有另一位能人——闞治東,他是中國本土最負盛名的風投機構之一深創投的創始人。

          有了這兩大中國頂級的資本大佬的參與,華銳風電可謂“一出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此后的故事便眾所周知了,搭上了國家大力發展新能源產業的“順風車”,到2008年,華銳風電已經以22%的份額排名行業老大,并且其營業收入、凈利潤兩項指標分別比當時被擠到行業第二的金風科技高出20%和65%,在手訂單總量更是金風的3倍。

          這本來是一個產業與資本雙贏的“甜蜜故事”,鮮花、掌聲和贊譽紛沓而至,但很快,故事的劇情陡然直下,并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2011年上市成為華銳風電發展的分水嶺,上市當年,華銳風電不僅未能延續此前凈利潤猛增的勢頭,反倒是下降為5.99億元,同比下滑達79.03%。2012年、2013年,華銳風電的凈利為-5.83億元、-37.64億元。

          實際上,華銳風電的劫數是從自曝家丑開始的。2013年3月6日晚間,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經自查發現,公司2011年度財報存在會計差錯,引起證監會調查。隨后不到一周的時間內,董事長韓俊良辭去董事長職務。此后,華銳風電開始遭遇“解約門”、高層出逃、股票造假等風波。此外,股價更是從90元/股到數次跌破1元/股,甚至一度瀕臨退市。

          2、多重舉措以自救

          面對退市危機,華銳風電曾在2014年賣資產自救。

          公開信息顯示,2014年,華銳風電進行了一次重大債務重組和出售應收賬款,獲得近13億元的營業外收入,2014年華銳風電盈利約8000萬元。在此之前,2012年-2013年,其已連續兩年巨虧,面臨退市風險。但在2014年扭虧之后,華銳風電在2015年-2016年再次陷入虧損泥潭,分別虧損約為44億元、31億元,但是2017年凈利潤為1.15億元,扭虧為盈。

          令人遺憾的是,其業績“起色”的背后是新主人的出現及再次賣資產。

          根據華銳風電財報顯示,大連華銳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連重工機電設備成套有限公司對華銳風電的賠償、轉讓子公司股權等非經常性損益事項,影響金額為7.8億元。

          但只有這些僅能為華銳風電“止血”,怎樣恢復“造血功能”以謀重生是擺在華銳風電面前的最大問題。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正在興起的海上風電正好可以助華銳風電一臂之力,彼時華銳的掌舵人徐東福也認識到了這一點,為此,華銳風電計劃以海上風電為切入口重振往日雄風。

          與此同時,華銳風電還將目光投向了風電運維和數字化方向。在風電運維領域,華銳風電成立了專門的運維子公司——銳源風能技術有限公司,在積極為客戶提供質保服務的同時開拓后運維服務市場。在數字化的道路上,華銳風電建立了大數據平臺,并基于大數據平臺和借助于互聯網+的模式,開發了智慧風場和智慧風機的眾多產品。

          不可否認的是,雖然目前華銳風電已經轉虧為盈,但其仍然面臨重重困難,除了歷史遺留問題之外,還面臨著重建市場信譽、加速業務回款、處置閑置資產等問題。不過“春天”已經來臨,我們不能低估一顆曾經的王者之心。縱昔日榮光不再,但壯心不死。華銳風電“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也未可知。

              關鍵詞:電力, 華銳風電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爆乳中出冲田杏梨先锋